当前位置:首页 > 疾病 > 正文

记沭阳县人民医院烧伤整形科主任王庆明

编辑:全球医院 来源:网络 时间:2013-10-15 11:10

宿迁新闻网讯 印象中,沭阳县人民医院烧伤整形科主任王庆明是个不善言辞的人,笔者想,这可能是他作为一个军医,在部队养成的作风严谨的习惯。听说他在专业上技术非常过硬,是沭阳县人民医院引进的省级领军人才,笔者就想找他聊聊。

一开始,如笔者料想的一样,他言语很少,只是笑眯眯地听笔者侃侃而谈,偶尔插上一两句。笔者和他边聊边揣摩,终于找准了他的“机关”,谈起他的专业,聊起烧伤、整形和美容,引起了他的兴趣,一下子打开了他的“话匣子”,说起了他美好的“往事”。

1983年,19岁的农家子弟王庆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从鲁南的一个乡村来到了古城西安,入学入伍,苦读6年获得医学学士学位后,于1989年分配到位于青藏高原的西宁市的解放军总后勤部325医院工作。

王庆明在传染科工作了一年,1990年,医院准备成立烧伤整形科,他眼睛一亮:机会来了!王庆明认为,要干好自己的职业,除了个人的努力奋斗之外,还要有天赋。他认为他有一双灵巧的手,他的天赋应该在外科。在实习的时候,他就开始“偏科”,对手术科室情有独钟,在手术台上,他从三助到二助,做到了一助。一次在妇产科实习,带教老师看他手法娴熟,竟然违规地将一台子宫全切术让他主刀,他也竟然没有辜负老师,把手术做得有条不紊……

王庆明想做一个整形医师的愿望还有一个原因,那是他们村上有个人小的时候被猪咬掉了一个耳朵,一辈子没有说上媳妇。谁愿意嫁给只有一个耳朵的人啊?他学了医之后才知道,原来人体的许多器官是可以再造的,如果当年能再造一个假耳朵,就可能改变他的命运,使他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这个机会不容错过,他毛遂自荐,报名参加筹备烧伤整形科。为此,他重回西安,到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烧伤整形科进修学习。

《圣经》上说,混沌之初,上帝创造了万物,他感到孤单,就用泥土照着自己的样子造人。而在我国的传说中,女娲造人没有西方的上帝那么有耐心,她从黄河中捞出泥巴造人,不是一个个地手工制作,而是用树枝攒上泥巴向地上甩,批量生产,这样人类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瑕疵。王庆明想,上帝和女娲们为了弥补自己的疏忽,就在人类中给了一些人一双灵巧的手,让他们来修复残缺的人体,这就是整形医师。

一年后,王庆明学业有成,回到325医院,烧伤整形科宣告成立。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专业之中,病房成了他的家,多少个除夕之夜他都是在医院度过的。对于烧伤整形方面的文章他是如饥似渴,可谓博览。凡是能够找到的书籍、杂志、资料,他都要通过同学、朋友、亲戚搜集来阅读。《中华烧伤杂志》是烧伤整形学的顶级刊物,他就给编辑部写信,请求购买创刊以来的所有期刊,并说明多少钱都行,编辑部被他的精神感动,没要他一分钱,免费给他寄来了全部的杂志。王庆明有做笔记的习惯,至今他的学习笔记有20多本,他说,这是他的财富。

因为战地救护等原因,部队医院在烧伤整形的学科建设上一直是强项。位于重庆市的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烧伤研究所是国内烧伤整形学的“大哥大”,他于1994年又到那里深造了一年,并且两家医院建立了双向交流关系,常年有一个医生在对方交流工作,使他们科室的技术能够始终处于国内领先水平。

20多年来,王庆明接诊病人8万多人次,收治烧伤整形美容病人7000多例,治愈率达到99.6%。开展新技术、新项目50多项,发表论文50多篇,其中有4篇发表在《中华烧伤杂志》上,获科技进步奖和医疗成果奖8项。还荣立三等功一次,享受军队优秀专业技术人才岗位津贴,被聘为中华医学会青海省烧伤外科学会副主任委员。他带领的烧伤整形科是全省烧伤整形专业的培训基地,荣立集体三等功。

2011年初,王庆明光荣退役,沭阳县人民医院的院长周业庭慧眼识珠,把他聘进了烧伤整形科,担起了科主任的重任,为沭阳乃至整个宿迁地区的烧伤整形事业的发展奠定了人才基础。对于王庆明来说,真可谓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了。大家普遍认为,整形不过就是祛除疤痕、皮肤移植、残缺的器官再造,这些技术对于王庆明来说都是得心应手,小菜一碟。乳房再造、阴道再造、阴茎再造、鼻再造、耳廓再造等等,这些手术他都是非常的娴熟。让他困惑的是对于整形科的诊治范围,不但老百姓不了解,就是医务人员也存在概念模糊的情况,往往失去了治疗的最佳时机,如皮肤软组织撕脱伤、皮肤癌肿、多指(趾)畸形、褥疮、腋臭、双眼皮切割等,都被其他科室收治了。尤其是撕脱伤的病人,治疗需要一定的专业技术,两年来,他们科室收治的撕脱伤患者,手术都是一次性成功,回植皮肤成活率100%。而由外院或其他科室收治的十几例撕脱伤病人,要么植皮坏死、要么发生了感染、要么出现了窦道,情况都非常严重,转入他们科后,经过他的妙手,重新取皮、植皮后都获得了痊愈。去年11月,有一位50多岁的女性患者,因车祸多发伤来院急诊,下肢骨折、肋骨骨折、头面部撕脱,特别是头面部的伤势广泛、严重,耳部、鼻部、额部、头皮均严重撕脱,露出颅骨,真个是“面目全非”。家人面对这种情况心灰意冷,心想即使能保住一条命,毁容是不可避免的了。王庆明接诊后,却成竹在胸,与兄弟科室同时开展手术,凭着他精湛的技术,灵活的技巧,经过七八个小时精心细致的手术,最终妙手回春,在他的治疗下顺利康复,病人出院时竟然看不出有受伤手术后的痕迹。病人和家属都被王庆明的医术所折服,连称他是上帝派来的“神医”。

听王庆明讲课是一种享受,枯燥的专业知识在他的描述下变得绘声绘色,例如他讲植皮,很多医院医生都在做,但植皮和植皮的区别就大了。就像造皮鞋一样,大的工厂在造,私人小作坊也会做,做出来的皮鞋的质量就三六九等了。首先要选皮、修皮,是用刃厚皮、中厚皮,还是用全厚皮、超厚皮?其次是要保证创基能够受皮。第三是包扎压力大小的掌握,再者就是防移动和感染。例如他讲植皮时使用皮肤软组织扩展器技术,皮下埋入扩展器,在注入水后让皮肤扩张性地生长,用于鼻再造、面颈部的植皮、外伤性的秃发生发等,这样用邻近新生的皮肤移植,颜色一致,达到惟妙惟肖的效果。如果用其他部位的皮肤移植,效果就差了。再如他讲皮肤脂肪瘤、纤维瘤、色素痣的切除,很多医生是“一切了之”,其实这中间有很大的学问,不但要切除病变组织,还要求皮肤切口顺着“朗格氏”线,用小针、细线缝合,这样才能有满意的外观。这些都是细活,比绣花还要仔细,也正是整形外科基本的要求,其他科室往往忽略了。

王庆明坦言,在我们这一地区,包括周边地区的整形技术还是相当落后的,很多技术还是空白,有的病人只好到大城市治疗。还有许多病人有残缺,不知道可以通过整形来修复,影响了生活质量。

创建文明城市,水美,城美,人更要美。期待王庆明能够为美丽沭阳创造更多的美。(杜长明)

点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