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肝病 > 正文

体内的病毒千热网对药物失去敏感性

编辑:中康网刽鞍泅影 来源:www.lcdhr.net 时间:2018-07-01

  王磊,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感染/肝病科主任。
  现任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全国常务委员,中国医师协会感染科医师分会全国委员,中华医学会全国医疗事故鉴定专家,《中华肝脏病杂志》等10余家杂志编委。
  1984年毕业于山东医学院,2001年晋升为山东大学教授。从医30余年来,一直从事肝病的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擅长各型病毒性肝炎、肝硬化等肝病的诊疗,重点从事慢性乙肝、丙肝的抗病毒治疗和肝炎病毒基因变异诊断治疗的研究。指导全省疑难、危重肝病、传染病的诊断和抢救工作。多次在全国肝病会议上进行学术讲座和大会发言。承担国家“十一五”和“十二五”科技重大专项课题、山东省科技攻关课题,在《Journal of Viral Hepatitis》等国际杂志,《中华肝脏病杂志》等杂志发表论文60余篇。
  
  □常青 李振 王凯 张瑞雪
  
  中国是乙肝大国,全国乙肝病毒携带者数量近亿人,约占全球患者的1/3。在这庞大的数字背后,是上亿家庭为了这一疾病付出的日夜担忧惊惧,身心倍受折磨,倾其所有,甚至人财两空。他们共同的梦想是有生之年看到乙肝这一顽疾被降服。
  这也是王磊的梦想。
  作为山东大学第二医院肝病科主任,王磊从事肝病研究30多年,发表过的高水平学术论著60余篇,连美国的慢性乙肝防治指南都引用了他的研究成果。但相比学术上的成就,他最看重的是如何用自己的知识、技术造福乙肝患者,让他们少一点痛苦,多一点希望。
抗病毒治疗
变被动防御为主动进攻

  王磊出生于1962年,1979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山东医学院(即现在的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部)。1984年留校从事传染病和肝病的临床教研工作,并立志在乙肝的防治上竭尽全力、勇于进取和奉献。他师从我国著名肝病学家王耀宗教授,并在他的启蒙和带领下,涉足乙肝抗病毒治疗的研究。
  当时,乙肝主要是保肝治疗。医生重视转氨酶化验结果是否正常,而忽视体内病毒的存在,大量地使用中西药进行保肝治疗。尽管靠保肝,肝功可以暂时稳定,但这种被动的疗法效果并不理想。病情很容易反复,在接受长期保肝治疗后病情还会多次复发,大量的患者变成了肝硬化,甚至肝癌。
  而抗病毒治疗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治疗思路——病因治疗,随着科技进步,安全有效的抗乙肝病毒药物新药已研发成功。就像肥胖和高脂血症引起的非酒精性脂肪肝首先要节食和运动,酒精性肝病必须先戒酒,药物性肝损害必须停止使用肝损药物,治疗慢性乙肝的核心是要控制病毒。通过使用药物制剂抑制病毒复制,并最终控制乙肝病毒。一些患者在应用抗病毒治疗后不仅改善了症状,有些肝硬化甚至也得到逆转,降低了发生肝癌的风险。
  这种“进攻型”的治疗理念打开了王磊的思路。面对病毒不再“坐以待毙”,而是锁定病因,主动出击,控制病毒。当大家对抗病毒治疗的新理念还不理解、抗病毒药物如何合理应用还不清楚的时候,他即在全国开展了乙肝的抗病毒治疗和相关临床研究,为许多乙肝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
耐药、毒副作用研究
让患者更安全

  随着乙肝抗病毒治疗的不断发展,相关核苷类的口服药品被相继研发上市应用于临床。事实证明,类似拉米夫定、阿德福韦酯等药物对于乙肝的抗病毒治疗非常有效。学界和患者都在为抗病毒药物的问世欢呼雀跃。
  然而细心的王磊却对新药的应用保持着一个医生特有的警惕——药物是否安全?是否适合患者长期使用?这种警惕让他在临床上格外关注这类药物的使用情况。
  经过观察他发现,服药一段时间后,一些患者会产生耐药,体内的病毒对药物失去敏感性。例如拉米夫定,对于抑制病毒的复制非常有效,但却容易发生耐药,一旦产生耐药性后,将影响患者的治疗效果,出现疾病的复发,甚至带来严重的后果。
  发现这个问题后,王磊便开始对口服核苷类抗病毒乙肝药物进行了有针对性地观察和研究。
  什么样的患者容易出现耐药?什么时候使用可以减少耐药?联合治疗是否可以减少耐药?发生耐药后该如何治疗?针对这些临床中的常见问题,他对300多例用药患者进行了3年多的持续随访等前瞻性课题研究;并对导致核苷类抗病毒乙肝口服药物产生耐药的因素进行了详尽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的观点。此后,国内陆续推出的关于慢性乙肝的防治指南与王磊的研究结论基本一致,经过无数次临床实践的考验,他的研究成果依旧适用。王磊的研究也被业界公认为来自于真实世界的国内开展时间最早、随访持续时间最长、病例数最多的有关耐药性的临床研究。
  2013年一个偶然机会,王磊在临床中发现,长期使用抗乙肝病毒药物阿德福韦酯会造成病人的肾脏损伤,出现骨痛、骨软化等严重骨病,甚至会发生骨折而致残。在进一步进行了临床观察和病人随访后,本着对患者负责的态度,只要专业性的学术会议,王磊就会向同行呼吁:使用此药要注意复查血磷、肾功能,警惕骨病的发生。经过他的大声疾呼、《健康报》的采访稿刊登和临床观察结果,阿德福韦酯等抗病毒药物的毒副作用得到全国专业医师的重视。2014年9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组织召开专家研讨会,王磊作为主要专家发言,会议确定阿德福韦酯与低磷骨软化有直接关系,决定向全国发出通报警示,建议临床医生应充分了解该药物不良反应并及时识别;并敦促阿德福韦酯生产厂家在药品说明书予以标示。保障了全国千万乙肝患者安全用药的权利。
  王磊关于阿德福韦酯毒副作用的处理研究为制定相关指南和共识提供了有力证据,为国内深受其害的患者作出了贡献。2015年,凭借多年来对乙肝抗病毒药物耐药、停药、毒副反应等热点问题的杰出贡献,王磊当选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第七届常务委员,成就得到学界肯定。
15年随访
把中国人的成果写入美国肝病指南

  乙肝抗病毒药物的使用指南中曾提到,这类药物服用到一定程度,达到一定疗效后,可以停药。但在临床上却极少有医生敢于实践,因为停药的指征不明确,什么样的患者可以停药,什么时间可以停药都是未知数。
  2001年,继耐药性研究后,王磊决定率先试水,对口服核苷类似物抗乙肝病毒药物能否停药,停药时机,停药后有何反应,疗效能不能长久等启动了前瞻性研究,在国内率先建立了该类药物停药的慢性乙型肝炎患者随访队列。
  15年过去了,直到现在,研究仍在进行。15年间,300余个病例,最长长达14年的随访,王磊用科学的研究、扎实的试验和详实的数据拿出了令业界称赞的成果。
  2010年与2011年王磊分别就慢性乙型肝炎患者核苷(酸)停药随访研究结果发表国际文章,一经刊出就获得了世界顶尖研究团队关注和赞赏,已发表的SCI论文被引用达50余次。其研究成果先后被国际权威肝病学会临床指南引用,受到国际同行认可。
  2016年初,美国肝病学会(AASLD)官方杂志《Hepatology》更新的2015版慢性乙型肝炎临床诊疗指南,王磊及其研究团队的临床研究论著作为HBeAg阴性慢乙肝患者核苷酸类似物抗病毒治疗停药决策的重要证据被引用。把中国人的研究成果写进美国的肝病指南,在国内十分少见。
  今年6月,由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CSH)、美国肝病研究会(AASLD)和欧洲肝病研究会(EASL)共同举办的联合肝病会议在北京召开,在大会甄选的18篇文章中,王磊团队就入选两篇,受到了美国肝病学会主席Anna Lok教授等专家的高度评价和面对面的指导。王磊还与北京大学医学部的庄辉院士共同主持了中欧联合肝病会议的大会主题演讲。
  研究成果得到了国内外的一致认可,王磊在肝病相关临床研究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重预防、反歧视
为“乙友”争取健康和公平

  每周二、四王磊的门诊日,他的诊室从早到晚都被患者挤得水泄不通。不少患者特意从外地赶来,手里拿着厚厚的病例,就想让他看看。而只要患者来了,不管多晚,他都争取看完。“体谅他们的不容易,肝病患者的痛苦不为外人所知。”王磊说。
  王磊曾接诊过一个年轻小伙子,马上就要与心爱的女孩步入婚姻殿堂,结果在体检中发现乙肝携带,被女方父母生生拆散,一度甚至要自寻短见。
  “作为一个肝病科医生,治疗疾病是他的任务,但更重要的任务是普及正确的观念和健康的生活方式。”王磊说。比疾病本身更可怕的是人们因无知而产生的歧视。而要改变这种歧视,就要向公众进行宣教和科普。
  为了让更多的健康人、乙肝病毒携带者重视乙肝,树立良好的生活方式,让乙肝患者得到的正确治疗,王磊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抽时间做科普宣传。近几年来,主流的电视台、电台留下了他为乙肝呼吁的身影和声音,报纸、杂志、网站有他的科普文章,他向公众大声疾呼,传递正确面对乙肝的态度——“乙肝不可怕,因为它可防、可控、可治!”及时接种乙肝疫苗可以有效阻断乙肝病毒的传播;乙肝病毒携带者要避免过度劳累,绝对戒酒,定期进行检查和接受专业医生的指导;对于乙肝患者,不要听信某些广告宣称的所谓特效“转阴药”,以免浪费钱财,增加肝脏负担,影响后续的治疗。“让健康人不再成为乙肝携带者,让乙肝携带者减少发病和进展,让病人的病情得到控制和减缓,事前预防更重要!”
  去年10月,国内出现一位乙肝患者使用阿德福韦酯后“身高缩短8厘米”的消息,一家媒体联系到了王磊希望听取他的意见。“在阿德福韦酯的副作用方面,我有发言权,我也必须发言。”王磊知道,如果这条新闻未加专业辨别、引导,任其在社会上引爆发酵,很有可能让一些正在服用这一药物的患者过度紧张,甚至放弃使用这一药物,受害的是广大的乙肝患者。为此,围绕该药物的使用情况,可能产生的副作用,应当如何正确使用等内容,他拟定了详细的说明,并为记者进行了面对面的介绍,协助该媒体最终呈现出一篇公允客观的报道,科学引导和平息了一场可能造成不良影响的风波。
  这还不是终点。王磊深知,乙肝一日未被征服,每一个肝病医生和研究者就仍在路上。

  为早日实现这一目标,王磊从不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刻苦自律。从医30余年,他从未停止过学习,平日没有周末,没有假期,对工作24小时随叫随到。对患者耐心细致,他要求自己一定要当天看完所有患者,最多时一天看上百人。有时患者太多,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晚上10点多才能吃上饭,回到家连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力气都没有。即便如此,王磊说,他还是想做一个医生,一个好医生,以所学造福患者,为征服乙肝奉献全部。

点击推荐
经典酷图
http://www.lcdhr.net/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