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神病科 > 正文

珠海7精神病患疑遭遗弃东莞 · 热闻 · 2013

编辑:全球医院 来源:网络 时间:2013-10-14 16:59

    东莞南城车站日前出现了一批特殊的乘客,她们大多时间都呆坐在车站候车大厅,感到饥饿时就在垃圾桶里翻找食物,感到困顿时就席地躺下,其中一名乘客还不地大小便失禁,引来诸多围观。这批乘客共有七人,均为女性,她们自称来自珠海香洲一家精神病医院,有护士以送她们回家为由把她们带到东莞,而后护士消失。

    南城警方初步怀疑这批特殊的乘客系被精神病医院遗弃在此。昨日下午,这批乘客在南城车站滞留超过25小时以后,警方联系上这间名为珠海白云康复医院的精神专科医院,并协调院方把这批乘客送回珠海。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院方否认遗弃说,只承认有医护人员出现工作失误,在安排这些病患回家期间与病患不慎走散。

    病人等不来护士车站抢食

    南城车站提供的视频监控显示,这批特殊的乘客在前日下午2时许,成排进入南城车站公交候车大厅。进入时,部分乘客手牵着手,身边未见有制服穿着的医护人员。

    这批乘客特征明显,都是拖鞋、碎花睡衣装扮,身上没有携带大件行李,除其中一人留有长发之外,其余人员均留着女性一般都不会去剪的寸头。起初,这批乘客表现正常,都乖巧地坐在大厅靠门第一排座位上,齐刷刷朝车站候车大厅左侧的售票处张望。可只过了几分钟,异常出现,这批乘客中的其中两名乘客突然起身,在第一排座位附近的垃圾桶里翻找起食物,还有名乘客甚至半路拦截了一名并不相识的、赶着去广州的女乘客,强行夺过该名女乘客手中的糕点,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女乘客大惊,车站工作人员迅速到场。在带袖章的车站安保人员面前,这批乘客表现温顺,之前那名抢夺食物的乘客也赶紧回到了座位上,把双手摆放在大腿上,就像是小学生上课一样,认真聆听起工作人员说话。当问及为何抢夺他人食物时,这批乘客支支吾吾了好一会,之后简单地回答说,“饿,我好饿,我要吃东西”。

    这批乘客中有一名叫何颖英的女性自称上过大专院校,表达相对清晰。她向安保人员介绍说,一行七人均来自珠海香洲一家精神病医院,当日上午在医院自由活动时,有医护人员告知说她们的病好了,可以回家了。于是,七人跟随医护人员从医院徒步走到公交车站,再搭乘公交车到达香洲客运站,再上了辆珠海直达大朗的车。车行至南城车站时,医护人员安排她们下车,并指着车站候车大厅方向,让她们在那等着,她买好车票就过来送她们回家,可再之后,这名医护人员一直没有出现。

    何颖英说不清楚自己所住医院的名称,也说不清那名医护人员的模样,只强调出门前她们都被服用了治疗精神病的药物,因此都感觉头晕犯困、身体酥软、走不动路更记不清事。或许是误把带袖章的安保人员当成正式民警的原因,何颖英还苦苦哀求安保人员不要抓那名医护人员,说都怪我们自己走不动路,跟不上护士的脚步。

    好心车站送饭还帮换衣服

    闻听这些叙述,莫名被夺食物的女乘客不再追责,还主动提出要留一些钱,让车站工作人员买些吃的给她们。女乘客的请求被车站工作人员婉拒,随后,一名刚入职的、还来不及领第一个月工资的胡姓保安在车站内的士多店赊了几瓶八宝粥,让她们垫垫肚子,其余工作人员则赶去向上级汇报,同时联系南城车站警务室的民警。

    车站管理人员与民警同期赶至,通过对这批特殊乘客言谈举止的观察,管理人员与民警基本确认这批乘客精神均有些失常。车站方面随即安排人员在车站周边搜寻这批乘客口中的医护人员,民警也第一时间联系南城公安分局指挥中心确认是否有接到关于走失人口的报案。遗憾的是,没有相关报警,也没有那名医护人员的消息。

    随后长达25个小时的时间内,南城车站在警方的安排下对这批特殊的乘客进行照管。根据现场视频监控以及其他乘客的讲述,南城车站对这批特殊乘客很照顾。车站方面安排工作人员24小时轮班守候这批乘客。视频显示:车站工作人员曾多次为这批特殊乘客发放食物和饮料,这批乘客中的其中一部分乘客对塑料包装没概念,接过塑料包装的糕点就张嘴咬,车站工作人员见状赶紧一一为她们拆除包装。再之后发放食物时,工作人员都会拆除塑料包装,拧开饮料的瓶盖。

    视频监控还显示,入夜时分,其中一名在精神病医院绰号为黑妹的乘客连连大小便失禁,车站工作人员一没嫌脏二没嫌累,都第一时间取来自己的衣裤,带她们到卫生间换上,还帮着把已经被尿液弄湿的脏衣服冲洗干净,再拖好地面,安抚她们睡好。上述胡姓保安只带了五套衣服来东莞打工,他也为黑妹贡献了一套自己的衣裤。

    其他乘客则夸赞南城车站。据其他乘客介绍,有乘客上前围观时,工作人员没有直言这些人是精神病患,而是说她们不舒服,需要多通风,劝大家别围观。

    有病人的在莞家属未打算接回

    车站工作人员尽心照顾这批特殊乘客时,南城车站警务室民警也在为妥当安置这批乘客努力奔波。民警根据何颖英的讲述,联系珠海方面寻找这批乘客口中“香洲精神病医院”,珠海方面回复称珠海没有这样一家精神病医院;民警还找出当日所有经停南城车站的珠海跨市大巴,希望以此方式确定这批特殊乘客的来源,可惜大巴司机们对这批特殊乘客都没有任何印象。当晚,民警还逐一询问这批特殊乘客的身份证信息以及亲属电话,遗憾的是,除何颖英外,其他乘客都提供不出相关线索。

    昨日上午,南城民警调派遣送车辆,并联系东莞唯一的精神病专科医院———新涌医院以及东莞社会救助站。民警称,截止到上午,警方唯一确认的是何颖英的身份,警方联系到何颖英

    的亲属,可其亲属并没有前来接其回家的打算,考虑到车站毕竟是公共场所,不容闪失,警方准备把这批特殊的乘客暂时送往上述两社会救助单位。

    民警对两社会救助单位是否愿意接手这批特殊乘客没有信心,就在民警为难时,南方都市报记者确认了这批特殊乘客所在医院信息。较早前,南都记者在与这批乘客沟通过程中注意到,这批乘客手上大多持有一个写着“女三区”及其姓名字样的信封,信封内装着这些乘客的少许私人物品。根据这些乘客的讲述以及信封上显示的姓名、病区,南都记者在珠海香洲找到一间名为珠海白云康复医院的精神类专科医院。南都记者致电白云医院于副院长,副院长确认何颖英等人为该医院就诊病患。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点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