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神病科 > 正文

湖南精神病院13位魔道风流患者现状记录:大多称自己没病

编辑:中康网刽鞍泅影 来源:www.lcdhr.net 时间:2018-06-07

2015年9月29日,湖南邵阳市康乐医院。


2015年9月29日,湖南邵阳市康乐医院

周平今年30岁,因精神分裂症入住邵阳市精神病院,至今已有一个多月。此前他在贵州打工,没日没夜地在厂里做喇叭,终于有一天,他倒在厂里的流水线上。

他在厂里挣的钱很快被填入医院的医疗费中,家人四处借钱,依然不能缓解周平的病情。父母为他急煞,但是周平却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他始终认为“他们搞错了,我没有病”。他一再重复道“等出院后,再去贵州打工,挣钱、买房、娶老婆”。

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普通公众鲜少有人记得这个日子。近年来,有关正常人“被精神病”、精神病人因无法医治突然发病伤及无辜的事件屡屡出现,让这个群体和这个行业受到一些不客观的对待。

为了还原精神疾病患者和精神病医院的真实现状,澎湃新闻()身体周刊记者日前走进湖南邵阳市精神病院,用影像和文字记录下14名精神疾病患者的生活点滴。

在一些专业人士看来,人们的日常调侃、部分影视剧等过度消费了精神病患者。他们呼吁社会各界能客观地反映精神疾病患者的真实面貌,让精神疾病患者得以摆脱“病耻感”。精神病患者“慢慢多了”

目前,每日坚持服用医生发放的药物治闻“没有的病”,或许是周平渴望尽快从邵阳市精神病院出院、再度外出打工挣钱的一个动力。

每天三顿药是他时刻惦记的事,除此之外,就是清醒地睡去,再昏沉沉地醒来。偶尔,他会想起“最喜欢吃妈妈做的菜”。

湖南邵阳市精神病院位于城乡结合部,早几年的时候老远便能望见医院的几幢高楼,随着这几年房地产市场的火爆,马路对面刚竣工的商品楼一下子就超越了医院的大楼高度。再往下,部分楼盘像烂尾楼一样缺少生机。当地的出租车司机说,“房子造得太快了,都卖不掉”。

按照当地人均月收入2000-3000元、房价每平方米均价3500元计,周平需要挣到近30万元,才能购买一套80平方米的房子。如今,这场突发而至精神疾病,令他发病前的买房计划成为泡影,并连累至整个家庭。澎湃新闻记者见到他的当天,他在病房吃的是炒萝卜片。

周平所住的邵阳市精神病院1号楼为全封闭式病房,医护人员进出必须随手带门,否则按照医院规定,每次罚款10元。

近十多年来,住院的精神病患者明显增多。在湖南邵阳市精神病院,光一层楼面就有76个病人,主要是老年慢性长住的精神病患者,他们大多数因患病时间长,处于精神衰退状态,社会和家庭支持不够,需长期住院。

周平就住在一楼,2-4楼入住的病患也都接近76人。整栋1号楼收治约300多名像周平这样的病人。

邵阳市精神病院工会主席徐小燕说,对面条件相对好一些的3号楼为开放式病房(有家属陪护),收治了约100名左右的精神病患者。3号楼由国家财政拨款2500万元加上医院自筹资金2000万元,于2013年投入使用。该院隶属于当地卫生系统下的一所非盈利性医院。

该院住院部一楼老年精神科主任屈佳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么多病人也不是突然冒出来,原来都散落在乡村甚至野外。随着国家加大对精神病的医疗救治力度,这些病人就慢慢集中到医院。

在邵阳市精神病院,病人以妄想、幻听为主,很多病人在这里住了好多年,甚至有的住院时间超过20年。

在中国,精神病医院接纳的患者85%属精神分裂症等重型精神疾病。大多数病人都是在局面失控后才被送进医院治疗,他们一旦入院,往往会反反复复再也离不开医院。

重型精神疾病致病因至今众说纷纭,基于几个不同学科的理论基础,医学研究者给出了相关假说。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正常人群中精神分裂症的患病率为1%,这个比例在父母中有一方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孩子中被预估为10%,而对于父母双方都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家庭而言,孩子患病概率大约高达50%。

对于重视社会环境的研究者而言,他们主张社会环境可能是精神分裂症的诱发因素。例如,有些患者因为吸食毒品,而使其精神分裂症在30岁就提前发作。社会环境因素,也包括自身重大事件的刺激,以及生活环境的巨变。

目前,医学界关于精神分裂症的主流假说认为,幻觉、妄想的产生源于人大脑中多巴胺亢进引起,这种神经传导物质在大脑内积聚,水平偏高导致了精神疾病病症的产生。虽然有一定实验基础,但这种假说尚未被证实。

屈佳强认为,这种疾病的病因一般由两方面原因构成:遗传和社会心理因素。社会心理因素包括生活节奏加快,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环境发生改变等等原因,导致病人数量增长。

据邵阳市脑科医院住院部医师张佳介绍,农村地区的精神疾病有个特点——家族遗传史,农村人有根深蒂固的繁衍下一代的传统思维,娶妻生子,不管对方是不是精神有疾病。从优生优育角度,这个观念要改变。

保障不足致部分精神病患者放弃治疗

邵阳市辖区的牛马司镇康乐医院属于新落成的民营医院,条件相对简陋。今年,湖南省给了130个救助名额,每个病患者可获得5000元的救助费,该院分配到80个名额,另外50个归邵阳市脑科医院。

该院副院长王汉成说,“粥多僧少,有些病人家中原本还有电视机,结果让病人砸了,甚至房子也烧掉,真的是因病致贫”。

在当地农村地区,经济条件好的精神病患者一般先被带去城里大医院看病,随着病人情况越来越差,财力、精力双双不济,往往被逐渐放弃治疗。

王汉成介绍说,家人只能把他们送到当地医院,要不然在家里被关在铁笼子里,像狗一样地关着,还有的病人则流浪街头,自生自灭。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精神病患者中,五保户可以全部报销医疗费,低保为88%,普通病人70%。即便如此,很多病人家庭的经济状况仍旧难以负担长期治疗所产生的费用。院方要求病人在医院每天交付12元的餐费,个别病家依旧表示困难。

王汉成分析当下农村精神病现状为,首先是一些病人家属将病人送来后就不管了,甚至发生送到医院不收也要收的强迫地步;其次,国家报销比例低;第三,精神科医护人员数量不足,后续人才乏力;最后,医疗设备欠缺。

澎湃新闻记者从该院众多的精神疾病患者中随机抽取了13名患者,与他们进行了简单的访谈,并结合他们的主治医师对这些病人病情的分析,希望能给公众者提供一个更全面的精神疾病认识。“一些影视作品妖魔化精神病患者”

在这些精神病患者的自述中,他们往往都提到“自己没病”,是家人把自己送进来的。

中南大学长沙湘雅二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张燕表示,这些患者的精神到底正常还是不正常,只能由精神科医生对其精神症状、一段时间的躯体症状的观察来做判断。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点击推荐
    http://www.lcdhr.net/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