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神病科 > 正文

他的笑容中有些许苦涩:“太忙了!” 斗罗大陆53回虽然苏州各家综合性医院大都开设有神经、心理方面的门诊

编辑:中康网刽鞍泅影 来源:www.lcdhr.net 时间:2018-07-11

春天是抑郁症、精神分裂、躁狂症等精神疾病高发的季节,精神科医生们格外忙碌。其实,苏州的精神科医生一年四季都很忙,而且越来越忙。

苏州精神科医生缺口大 精神科专业被“嫌弃”

越来越忙的原因,一是因为社会压力的增加,让现代人更容易诱发精神方面的偏差;二是社会上对精神疾病也不像以前那么讳疾忌医,更愿意向医生寻求帮助。病人多了,医生就忙;医生太忙了,更容易支撑不住,好医生留不住,新医生不愿来。近年来,精神科医生紧缺已成了全国各地的普遍问题,苏州也不例外。

住院患者常年“加床”

精神科医生“压力山大”

上午十点多,刚查完房的付医生正坐在办公桌前修改医嘱,吃过午饭后,他要书写病历、修改查房记录、参加业务学习,下班之前还得再查一次房,这对于他来说是工作量较轻的一天。付医生来自浙江,已在苏州市广济医院心理科工作了十几年,谈起对工作的感受,他的笑容中有些许苦涩:“太忙了!”

虽然苏州各家综合性医院大都开设有神经、心理方面的门诊,但是设有神经科病房的只有市广济医院,因此它承担着苏州大部分的精神专科治疗工作。

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苏州的人口正在逐渐增多,生活、工作压力也越来越大;同时,人们对心理、精神疾病的认识也在不断加强,很多人对精神疾病的态度由原来的讳莫如深转变为了积极寻求帮助,因此心理、精神科医生的需求量正在变大。

据了解,市广济医院近三年的年门诊量和年住院量,每年都在逐年增多,2015年门诊量超过了22万人次;住院量则突破了7000人次。医院的床位设置为500多张,住院病人长期处于“加床”状态。此外,虽然没有详细的统计数据,但是从医生出诊的感觉中,记者了解到,近几年各综合医院心理、精神类门诊人数也有明显上升。

付医生是市广济医院的一名主治医师,他负责的住院病人数量常年保持在15名左右。除了正常工作日上白班之外,付医生每十天要轮一次夜班,周末的时候每两周要轮一次值班;在此基础上,每周得出两次门诊,每次出诊时间为半天,每次接诊的患者有近20名,因为要判断患者的精神状况,因此问诊时间要比普通科室更长。此外,还要参与学生带教、心理热线接听等工作。一旦发生重大事件还得参与心理干预,比如在昆山爆炸事故发生后,付医生就与同事们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对消防员、伤者、伤者家属进行了心理疏导。而付医生所做的这些事,几乎是广济医院每一位医生的日常工作,因此在他们看来,加班,甚至夜班连门诊早已是见怪不怪。

工作量巨大的同时,受工作内容的影响,精神科医生的心理压力也会比常人更重。付医生坦言,虽然精神科医生都经过专业培训,但是俗话说“医者不能自医”,每天都在接触精神疾病患者,医生们心理上多多少少都会受到影响。

精神科医生亟待补充招聘却频遭“冷遇”

精神科医生的需求量在增加,但是人才的配备却始终跟不上。从全国范围来看,据国家严重精神障碍管理信息系统统计,截至2014年底,全国登记在册患者429.7万人。全国精神科医师2万多名,平均1.49名/10万人口,这一数据在世卫组织统计的数据里是偏少的,即便在发展中国家里也是偏少的。

苏州虽然没有权威的统计,但是就市广济医院的情况来看,精神科医生数量明显不够。根据医院提供的数据,当前医院的住院量正常情况维持在700人左右,就算是过年期间,住院患者也有500多人。而医院能够服务于临床的医生却只有50多人,平均每名医生得负责住院患者15名左右,像最近这段时间,精神疾病进入高发期,有的医生得负责多达20名患者。

资深精神科医生告诉记者,理论上每名医生负责10名患者是比较恰当的。很明显,市广济医院的医生所负责的住院患者人数超过了理论值有一半多。如果有年轻的女医生需要结婚、生子,或者有的医生按照规定需要外出培训,医院的医生数量会更少。

市广济医院医务部副主任杨绪娜坦言,这两年医院流失的人才不少,“有的转学了精神内科,去了综合性医院;有的则干脆不做医生,转行做药代等等。”

不仅如此,今年年底,市广济医院还面临着搬迁的压力。硬件设施的提升、床位数量的增加,无疑需要配备更多的专业医生,但是从目前招聘情况来看,并不乐观。杨绪娜告诉记者,市广济医院搬迁后,预设有1200张床位,应配备的医生人数大概在120名左右,“我们去年只招到了3名医生,前两年招五六人的已经算多了。”再加上新招的医生,入院后还需要外出进行培训,实际上要隔3—5年才能真正投入到临床工作中。

收入少、风险高、社会地位低

精神科专业被“嫌弃”

精神科医生缺乏的原因,除了转科室、转行当的人才外流之外,后继人才培养不足的问题也很突出。放眼全国,开设精神科专业的高校不多,招收的学生也少,精神科的医学毕业生是医院招聘市场上的“香饽饽”。但是,这并没有使得精神科成为热门专业。在医学专业整体招生困难的大背景下,精神科更是成为了其中的“重灾区”之一。

“显而易见,精神科医生的职业风险比普通医生更高,我们每年都有医生、护士被打的事件。”杨绪娜指出,首先,是精神病患者的情绪不受控制,因此在治疗期间,谁都没有办法预料患者会做出何种举动,医生就算被患者伤害也很难追责;其次,因为对精神疾病的认识还不够,在治疗过程中,患者家属的配合度也不高,再加上精神疾病有一定遗传的可能性,因此如何与家属打交道,也成为了对医生的一大考验;另外,从目前市广济医院收治的患者情况来看,凡是有精神疾病的患者,无论其是否有其他躯体疾病,甚至传染性疾病,都会被送到广济医院进行治疗,无形中加大了医生的被传染风险。

承担了更多职业风险的精神科医生,却得不到相应的物质和精神回报。虽然社会上对心理、精神疾病已有了一定认识,但是其认识程度还有待提高,对精神疾病的误解,导致了精神科医生时常被歧视。而从现实因素考虑,精神疾病患者大多靠服药进行治疗,相对于其他医疗服务,收费较低,因此精神科医生无法给医院来带较多的收入,在综合性医院中,精神科医生往往不受重视。

杨绪娜透露,市广济医院的年收入仅为综合性医院的1/15,由此,医院医生的个人收入与综合性大医院的医生相比也有一定差距。

此外,对于医学专业的学生来说,选择精神科意味着要比普通专业学习更多的专业知识,因为在学好所有临床医学课程之外,还要多学精神专业的内容。

开设专业培养“苏州人才”努力帮助患者回归社会

一面是患者不断增多,一面是精神科医生稀缺,市广济医院守护着苏州市民的“精神大门”,面对如此局面,他们将如何破题?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点击推荐
    http://www.lcdhr.net/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