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肛肠外科 > 正文

身体恢复到张姬珍患病以前的健康状态

编辑:中康网刽鞍泅影 来源:www.lcdhr.net 时间:2018-06-12

胡雪玮

肛肠外科医生

胡雪玮


  “做一个肛肠外科医生,必须要会三条腿走路。第一条腿是各类结直肠手术,第二条腿是肠镜操作,第三条腿是腹腔镜手术。三条腿都要熟练。”

“没有肛门会怎么样?”

“生活很不方便。”

“变成一个洞?大便就直接从洞里出来?随时随地?”

“是。可以在肚子上造口,但是改善有限。”

仿佛不忍心提及,崔龙教授谈起肛肠疾病患者的疾苦,总是下意识地选用一些很隐晦的用语。但是,这不影响他用手中的刀,为肠癌患者超低位保留肛门; 为溃疡性结肠炎患者解除每天几十次便血之苦;甚至,挑战如“直肠阴道瘘”等被同行视为禁区的超复杂病例。

现年50岁的崔龙教授,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肛肠外科主任。从医30年,他的愿望其实很简单,希望肛肠疾病患者不仅能够得到合理的治疗,还能够更有质量地生活。

对病人最初的安慰

是带给他们良好的就医体验

“曾经有从其他医院辗转求医而来的一位肠癌患者向我抱怨,说排了半天队看专家门诊,医生一句针对病情的话也没说,只在病历卡上写了两行字,就打发他去化疗科了。”时隔多年,那位老患者仍然让崔龙记忆犹新。他不幸患了肠癌,仿佛晴天霹雳,生活完全被改变了,去医院就诊,寄希望于医生,但是医生只给了他不到5分钟。

“我理解那个医生”崔龙解释说,“其实从我们角度来说,医生对病情是有判断的,但是患者实在太多,没有办法跟他们一一解释,从患者的心理上来说,就医体验真的不好。”经历了多年“每次专家门诊从上午8点到下午1点,60个病人”的工作模式后,崔龙希望自己能有余力去关心病人的疾苦,而第一要务便是从改善病人的就医体验开始。“就医体验非常重要!”崔龙感慨说,“这是对病人,尤其是得了大病的病人最初的安慰。”

然而面对络绎不绝的求医者,崔龙常常觉得自己有心无力。无奈之下,他选择从“培养科室,培养团队”入手。

他把科室里的医生分成六个小组。除了一般门诊外,六个组各有侧重,专攻肛肠外科某一方面的特殊疾病的治疗,把原先集中在崔龙一个人手里的学科特色和优势发扬成为科室特色并传承下去。从2013年崔龙开始分组起,到2014年,新华医院肛肠外科的门诊量由每年2万余人次增长到4万人次,手术量达到3000台/年,其中大型手术占到60%以上,这是崔龙一人之力不可能达到的。

当然,真正实施起来,不仅仅是把一个科室的医生划分成6份这么简单的。“六个组长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根据他们的特长和兴趣加以培养;我们每周都有固定的时间集中讨论复杂的病例;直到现在,每个重要的手术方案术前都必须接受我和科室的把关。”

崔龙对科室、对医生有严格的要求。他要求所有医生基本功必须扎实,他常说,“做一个肛肠外科医生,必须要会三条腿走路。”第一条腿是各类结直肠手术,第二条腿是肠镜操作,第三条腿是腹腔镜手术。三条腿都要熟练。

崔龙认为,只有良好的制度才能确保良好的效果,这也是对病人负责的表现。由于分工细致,各组都能做到“术业有专攻”。以大肠癌的综合治疗为例,他们已经做到手术、化疗、随访均在同一科室、同一名医师这里完成,保证医生对病人的治疗全过程完全掌握,并由科室内的专家团队拟定监督治疗方案。

对每个病人而言,整个治疗方案都是量身定做、随时修正的,最大限度地保障病人的治疗效果。此外,新华医院肛肠外科还成立了结直肠癌诊治多学科(MDT)团队,属于国内外领先水平。

涉足“禁区”的勇气

来自对病人生活状态的换位思考

崔龙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绣工细致的十字绣“兰亭序”,他把它用玻璃画框装裱好,珍而重之地挂在自己的办公室。这是他的患者小红(化名)在溃疡性结肠炎手术后康复期间,一针一线绣了送给他的。

“这种病的病因尚不明确,但是容易发生在20-30岁的女性身上,一般的症状就是腹泻、便血。”崔龙告诉我们。小红就是这样一位重症患者。每天数十次的腹泻让她完全没有办法正常生活,四处求医无果。崔龙为她实施了溃疡性结肠炎的根治手术,现在已经5年过去了,小红的疾病不仅获得了痊愈,身体恢复到患病以前的健康状态,而且已经成为了一名幸福的妈妈。

而崔龙所带领的团队,这些年来在溃疡性结肠炎的治疗方面也有了更进一步的突破。新华医院肛肠外科在溃疡性结肠炎的根治性手术-全大肠切除回肠储贷肛管吻合术上做到了2点创新。一是采用了22cmJ型回肠储袋,实现了术后良好的肛门功能与生活质量。二是采用无切口腹腔镜手术,最大限度的保障了年轻患者的审美要求,也极大的降低了术后盆腹腔粘连。

“现在这个病,国内也有几家医院能动手术治,但是他们还是开大刀,”崔龙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从剑突到耻骨联合的刀口,而我们全部是腹腔镜下微创。”

“有人觉得,国内没几家医院能做,而我们能做,就很沾沾自喜了,但是我觉得,为什么有了成熟的腹腔镜技术,我们不能拿来用呢?为什么一定要开大刀呢?对我们来说,是技术的挑战,对病人来说,有可能就是整个生活状态的不同。这不仅是技术的问题,更是思路的问题。”这种心态促使他勇敢地一次次涉足同行眼中的“禁区”。国内第一例超低位直肠癌保肛手术-经腹会阴前平面APPEAR手术就是他主刀的,目前他的团队已经能很完美采用各种技术完成各种超低位保肛手术,为病人极大地改善了术后生活质量。

“直肠阴道瘘”,也是崔龙团队的另一项看家本领。这种病是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的阴道直肠隔缺损。由于直肠内压力高于阴道压力,粪便多经由阴道排出。直肠阴道瘘虽不影响生命,但给患者造成了很大的痛苦与身心负担。1/3的直肠阴道瘘属于医源性,由车祸或者其他手术造成。这类手术技术复杂,修补成功率低,而且容易引发纠纷,绝大部分医生“惹不起躲得起”。崔龙从2008年起,陆续收治了百余例患者,为他们开展个体化手术,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制胜法宝是扎实的基础研究

“正如一棵小树长成参天大树需要精心浇灌,不能拔苗助长,要从根本上提高诊疗水平。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对医生而言,最强大的制胜法宝是扎实地做基础研究。”

“医生都知道肿瘤不一定能完全治愈,会有一定的几率复发转移。如何来提高肿瘤的治疗效果,什么类型的大肠癌用什么方式治疗效果最好?”这个问题,值得医生一辈子去思考,但是鲜有人能够踏踏实实的为之去探索。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点击推荐
    http://www.lcdhr.net/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