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肿瘤科 > 正文

访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肿星际浩劫2瘤科主任、聚焦超声刀(HIFU)中心主任

编辑:中康网刽鞍泅影 来源:www.lcdhr.net 时间:2018-06-30

主任医师、外科学博士,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肿瘤科主任、兼聚焦超声刀(HIFU)中心主任,卫生部HIFU技术培训基地(上海)主任,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学会肿瘤微创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有外科(15年)、肿瘤、医学工程、影像和肿瘤介入综合研究和实践的背景,是上海首位从事肿瘤的平面超声热疗和高强度聚焦超声(HIFU)研究和临床应用的医学博士,参与了中国第一代HIFU设备的临床前期工作。擅长制定肿瘤综合治疗方案和肿瘤的HIFU治疗、内放射、热疗(热化疗、热灌注)、消融、肿瘤免疫治疗。带领的团队累积完成HIFU治疗近20000例次,在病例数量上、治疗病种的覆盖面和有效性、安全性方面居国内领先。其中,完成HIFU治疗中晚期胰腺癌15000余例次,获得了较长的生存期,且生活质量较高。

治疗“拖泥带水、病情反复”,患者却活了多年

一位退休的美国著名肿瘤医生曾说过:“肿瘤患者的生存时间长短取决于他所遇到的第一位医生。”
这句话在美国可能是至理名言,但在中国却不尽然。由于中国各地区肿瘤治疗的水平差异很大,让不少患者对于首诊医生的治疗方案持质疑态度。赵洪就遇到过这样一位王姓胰腺癌患者。
2008年,47岁的王女士来自新疆库尔勒,在生产建设兵团医院被查出胰腺肿瘤,当地医生建议她尽早手术。但是,在北京读大学的儿子却更相信国际标准的肿瘤诊疗方案和数据,他拿着母亲的病历,在美国肿瘤治疗协会(NCCN)网站上查阅相关资料。结果得到了出乎意料的结论:不适合做根治手术!
经过各方打听,王女士找到了赵洪,于是便开始了漫长的聚焦超声刀治疗。其间,她每9个月从新疆飞到上海接受治疗,有时病情还不断出现反复,最初肿瘤直径为4.8cm,最大时增达到7.7cm,在最近的两次治疗中,肿瘤的直径分别为5cm和6cm。
肿瘤无法根除,癌组织长期留在患者体内,治疗“拖泥带水”,病情还会经常反复以上这个聚焦超声刀的治疗案例,在不少肿瘤外科专家眼里,都属于失败的治疗,因为这不是“根治”,也谈不上“治愈”。但是,就是这些“失败”的治疗,让患者高质量地生活了数年:王女士患胰腺癌7年今健在,每年过来治疗时,都会乐呵呵地带一些她经营的农庄里的水果给赵洪的治疗团队。
“其实,在我这里也有治疗半年左右就过世的患者,但是,家属依然过来感谢我。”赵洪说,因为他这生命中最后的半年与其他人不一样。最初与他同住在一个病房里的另两位病友,一个做了手术外加化疗,活了6个月;另一个仅仅能接受化疗,活了5个月。虽然单就生存期而论并没有什么差别,但是未接受手术和化疗的患者家属认为,亲人在这6个月的生活是高质量的,是舒心的;而另两位病友却饱受创伤性治疗的折磨。6个月高质量的生存甚至要好于8个月饱受痛苦的生存。
“肿瘤治疗的最终目的,不单是根治肿瘤,杀灭癌细胞,而是让患者活得更久,活得更好。”赵洪说,追求绝对的“无瘤”和“根治”没有意义,他更推崇我国肝癌防治专家汤钊猷院士“消灭与改造并举”的理念。延长生存期,提高生活质量是肿瘤治疗的终极目标,而在当今,控制肿瘤,带瘤生存,可能是绝大多数肿瘤患者追求的理想状态。


拿到外科博士学位后,却决定从此不碰手术刀

1990年,赵洪从上海医科大学(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本科毕业后,进入了华东医院外科工作;之后又先后考取了华山医院外科终身教授张延龄和复旦大学外科学系主任蔡端教授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像千百位外科精英一样,按部就班地成长着。
上世纪90年代,在研究生期间,导师张延龄教授的一句话,给了赵洪很大的启发:“一个好医生要敢开刀,也要不敢开刀。”“敢开刀”是指对于一些危重患者,通过手术有希望救回来的,医生要敢于承担风险。“ 不敢开刀”就是当医生认为手术不能或不一定能带来益处时,就应该收手,另外寻找一条更适合患者的治疗路径。而事实上,对外科医生来说,做到“ 不敢开刀”比“敢开刀”更难。

2003年,就在赵洪获得外科学博士学位的一年后,他做出一个令所有人都惊讶的决定:从此不再进手术室,不再碰手术刀!“当时,做这样的决定并非意气用事,而是酝酿了很久,一方面是因为我在十几年的外科临床工作中发现,肿瘤的手术治疗有其难以克服的局限性,比如对中晚期肿瘤患者束手无策。另一方面,外科手术是靠手技发展起来的,经典手术难有突破,肿瘤经典外科术式还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前就已定型了。与之相比,以现代工程技术为依托的新型高科技在近十年发展迅猛。”赵洪说。

而吸引赵洪为之全心身投入的,就是一种被称为“高强度聚焦超声(HI FU)”的新兴技术。上世纪4 0 年代,美国医生最早提出超声波聚焦治疗技术,进入50年代后,随着放射治疗快速兴起,更依赖影像、电子控制技术、计算机技术的聚焦超声技术逐渐被冷落了下来。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生物医学工程专家陈亚珠,开始研究超声热疗治疗肿瘤,而赵洪在研究生期间则有幸成为了陈亚珠院士的研究团队中最早的临床医生。进入博士课题研究时,赵洪又接触到上海爱申公司和上海交通大学组成的联合HIFU攻关团队,于是进入了高强度聚焦超声(HIFU)研究和临床应用领域,并参与了我国第一代自主研发的HIFU设备的临床前期工作。

“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绿色治疗’,它没有伤口,副作用极小,更安全,今后可能取代部分肿瘤手术和部分肿瘤放射治疗,被西方专家誉为21世纪最具前景的肿瘤绿色治疗技术之一”。赵洪说,当他了解到这些技术的特点时,心潮澎湃,对它满怀无限美好的憧憬。


隔着肚皮烧肿瘤
那么,聚焦超声技术究竟是如何无创杀灭癌细胞呢?其实,它的原理就是简单的一句话:隔着肚皮烧肿瘤。不少人儿时都有在太阳底下用放大镜烧蚂蚁的经历,聚焦超声技术与此大同小异:太阳光经凸透镜聚焦后会在焦点处产生高温,从而点燃焦点处的物体;而超声波也能像光一样被聚焦,在B超的监视和计算机的控制下,把焦点对准人体内的肿瘤,像激光刀一样烫掉癌组织。
而聚焦超声刀之所以能穿过身体杀灭肿瘤而不伤及皮肉,是因为超声波的聚焦功能。赵洪介绍说,虽然在焦点处可以达到很高的能量密度,但超声波入射的皮肤面积相对大,因此就不会或极少对皮肤造成伤害,也不会引发激烈疼痛。此外,超声波是一种机械波,不会产生电离辐射,而且热量不会有累积,持续停留在人体内,因此是一种绿色安全的肿瘤治疗手段。
也正是因为聚焦超声刀有“隔山打牛”的本领,它对于一些被肿瘤外科列为高难度手术的深部肿瘤比如前面提到的“癌中之王”胰腺癌、一部分肾癌、肝癌、腹膜后肿瘤,具有较好的治疗效果。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点击推荐
    http://www.lcdhr.net/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