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肿瘤科 > 正文

本分——他异界短刀行如此平淡地自我评价

编辑:中康网刽鞍泅影 来源:www.lcdhr.net 时间:2018-07-04

  公元1997年冬日下午,西北风刮得很猛,我在天津市第二中心医院大门口遇到李维廉主任。厚厚的毛线帽,厚厚的毛围巾,厚厚的棉手套,还有厚厚的羽绒服。尽管大口罩遮着老人面孔,我还是认出这位德高望重的肿瘤科主任医师。

  “李主任,大冷的天儿您这是去哪儿啊?”我当时这样打招呼。他推着那辆自行车答道:“我去患者家里走访啊。”

  这么冷的天,这么大的风,64岁的李维廉骑着自行车走访患者。那路程可能很远,他就这样骑着车子,挨家挨户地走访着,为肿瘤患者送去冬日的温暖。在天津这座城市里,能有多少医生这样做?我不知道,但我看到李维廉这样做了,而且他认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这是我的亲历。这个对他来说极其寻常的场景,却牢牢定格在我记忆深处,多年难忘。

  如今,李维廉以80岁高龄担任着天津市人民医院肿瘤科首席主任医师,依然忘我地工作着。感人至深的场景再度出现,深深铭刻在我心底,难以磨灭:2012年7月26日星期四,这是李维廉主任门诊日。天津连日大雨,市区道路积水严重。清晨医院派车接他行至黄河道,汽车排气管进水而无法行驶了。

  “今天我约了七个患者。”他说着推门下车,趟着没膝的积水走向医院,路人不知道这位八旬老者是荣获过无数荣誉称号的津门名医李维廉,更不知道他惦记患者弃车涉水赶往医院,以保证对门诊病人的诚信。“李主任啊……”看到涉水赶来按时出门诊的他,患者们感动地哭了。积水退尽,李维廉主任接受我的采访。他并不认为自己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医生的时间属于病人。”他认为这是一种本分。

  本分——这寻常的字眼,伴随他走过近六十年从医道路,在平凡的岗位上诠释着洁净、高尚、守正、敬业,以及不容玷污的“白衣天使”精神。本分——他如此平淡地自我评价。我从这位慈祥长者的足迹里,点点滴滴感悟着他的人生。

  “我父亲早年毕业于协和医学院,回到福州开办贫民医院,主要给人力车夫和船民等贫苦百姓治病,我受父亲影响很大……”他从自家身世谈起,很家常很实在,让我看到一个年轻人的人生起点。

  “父亲为我取名‘维廉’,就是希望我成为‘唯医道以济世,从廉行以救人’的好医生。”从小到大一直以父亲教诲激励自己,1955年他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其间,他知道了一个伟大医生的名字:诺尔曼·白求恩。

  父亲的教诲,白求恩的榜样。他渐渐懂得“白衣天使”的含义。在上海远郊青浦,他看到血吸虫病肆虐,很多农民染上“大肚子病”而丧失劳动能力。在安徽农村参加抗洪巡诊,他看到农民宁愿宿在水边,也要把耕牛安置在高地,因为牛是农家最宝贵的劳力。他以前知道,国家培养一个大学生要28个农民全年辛勤劳动来支持。通过深入农村基层生活他感触极深,曾经幻想做大医生当大专家,攻克心脏移植那样的“高精尖”,但不大适合中国国情。解放初期农村生活苦,农民更是缺医少药,有时简单明了的治疗措施,就能救回一个农民的生命,打一针吃几片药,就能让一个农民恢复健康。

  实践是最好的老师。从此,他明确了为人民服务的工作方向,确立了吃苦耐劳的人生观。1956年初被分配到天津第二中心医院,先后就职普通外科和职业病防治科。只要病患需要,治病就是他的本分。上世纪60年代领导派他创建肿瘤科。癌症被视为不治之症,时刻威胁人类生命和健康。李维廉毅然挑起这副重担。五十多年过去了,他以精湛医术和高尚医德,成为我市医务战线一面旗帜。

  我国医术高超的大夫不乏其人。然而,中华民族“悬壶济世”的传统价值观念,往往更加注重医德。上世纪80年代初,李维廉通过《天津日报》向社会承诺“拒收红包”,得到百余名专家和医生联名响应,受到广泛好评。改革开放以来,医患关系日趋紧张,在这种背景下医德愈发成为公众评价医生的焦点。李维廉从医50年来,医治病人十几万,没有一例医患纠纷;做过大小手术近九千例,没有与患者红过脸,也没有一次医疗事故;没有收过一个红包。这应该不是很多医生能够做到的,所以李维廉是一座高峰,他不光令人敬仰,同时对当下社会诸多乱象具有感召与匡正的力量。这才是李维廉人格光芒的现实价值。

  一女工罹患乳腺癌,夫妻双双下岗,全家每月仅400元收入。术后发现肝转移,高额的治疗费使病人决定放弃治疗,一家人抱头痛哭。有人劝说:“去找李维廉主任吧,那可是个好大夫。”果然,李维廉采取化疗和中西医结合方法,同时耐心细致地缓解病人思想压力,使病人的病情大为好转,所付治疗费用也很低。爱心创造奇迹。多年后,人们还能在公园里看到那名患者坚持晨练的身影。

  有个肿瘤患者住进医院,家属到处打听请李维廉开刀要送多少钱红包。病友回答一分钱不用送。患者家属根本不信,手术前硬塞来一只厚厚的信封。李维廉当然谢绝。患者家属表示不收红包就不在这里治病了。为了让对方安心,他收下红包当即转交支部书记。手术成功后,支部书记将红包退还患者家属,对方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激动得泪流满面。

  李维廉只要上午出门诊,每次都持续到下午。他接待一个患者至少20分钟,既看病还谈心。有一天他结束门诊,下午四点才吃午饭。这时郊区医院打电话求援,该院一位80岁肺癌腰椎转移患者,疼得直撞墙。他放下饭盒,说我马上动身。这时天空飘着鹅毛大雪,道远路滑。对方表示在电话里指导治疗就可以了,千万不要跑路。李维廉哪里听得进去,顾不得穿外套就匆匆赶去了。

  李维廉说,医生的神圣职责就是承担病人生命的嘱托。人民给了我信任,我就要全力以赴,不容许丝毫懈怠。他还经常叮嘱年轻医生:“从你第一次为一个癌症病人诊治,你就要对他负责一辈子,而不是一阵子。”反观当下各种急功近利的短期行为,这是何等崇高的人格境界啊。有患者情绪悲观丧失生活信心,他会给予耐心疏导,有时谈心达两个多小时,他深有体会地说:“一个人得了这种病,全家乱套了,我们治好一个人就等于救了全家人。”

  有的医院和医生遇到高龄肿瘤患者,唯恐其愈后不良,往往不愿接手。这些患者只得放弃治疗,回家苦熬时光。李维廉不是这样。近年来,他共为七十多位65至89岁患者实施手术,他们分别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多种疾病,其中四个患者术中一度心跳骤停,由于预案完备,李维廉协同兄弟科室冷静处置渡过难关,使高龄患者们得到良好医治。他说:“医生个人声誉固然重要,但患者生命比我个人声誉重要百倍!”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点击推荐
    http://www.lcdhr.net/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