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五官科 > 正文

(一) 一个人ares灭绝备忘录的村卫生室 从嵊州市区出发

编辑:中康网刽鞍泅影 来源:www.lcdhr.net 时间:2018-07-07

  农村长大的你,对乡村医生一定不陌生。

  村口巷尾碰上,用敬畏的眼光看着并喊人一声伯伯或爷爷;被父母带着刚走近那间小诊室,就哭着喊着“我不去!我不要打针!”

  乡村医生,一个在上世纪60年代后烙上时代记忆的角色,他承载了全国各地几亿村民对健康的诉求,是改善农村医疗卫生条件的基石。

  记者带你走近浙江绍兴的一位普通乡村医生,看他一辈子如何做村民的健康守护人。

  (一)

  一个人的村卫生室

  从嵊州市区出发,沿着804县道往西北驱车二十多公里。下车后,马路边高耸的绿化灌木丛后,有一座蓝色钢瓦平房。这里就是崇仁镇淡竹村卫生室。

  透过窗户看,一位身着白大褂的老医生正伏在桌上给村民写处方。戴着眼镜、两鬓斑白、有些消瘦,会操作电脑,这是64岁的乡村医生裘国兴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微信图片_20180612142957.jpg

  除了常见病、多发病的一般诊疗外,乡村医生的主要职责是向农村居民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和预约、转诊服务,还要负责居民健康档案建立、慢性病管理、健康教育、预防接种等事宜。

  “每天上午7点到11点,下午12点半到4点半,这个时间肯定在,不在,就去他家里找他,或者给他打电话。”村民陈美丽告诉记者。

  从1953年出生到现在,裘国兴只出过嵊州市两趟。一趟是陪亲人去绍兴看病,一趟是去绍兴市参加培训。其余的所有时间,他不是在村里,就是去镇上开会、培训。

  他几乎每天都点卯的这间卫生室,已经陪伴他8年。2010年,嵊州全市推进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础设施标准化建设,从那时候开始,裘国兴的诊室从家里的小屋子搬到了这座独栋的卫生室。记者仔细观察了这所只有一个人打理的村卫生室,三开间隔成了诊断室和治疗室,药房和资料室,输液观察室、废物存放室和卫生间,总面积约70平方米。

 (一) 一个人ares灭绝备忘录的村卫生室 从嵊州市区出发

  小到打扫厕所卫生,大到管理整个淡竹村1150个签约村民的身体健康,随访187个高血压患者,41个糖尿病患者,裘国兴一个人一肩挑。

  在跟随裘医生上门给村民看病的过程中,记者发现他服务的对象大部分是村里的老年人,但也有搬到镇上还回来找他看病的年轻人,还常有隔壁村的人来看。“裘医生好哎!我十多年的高血压都是他来管的。”“我孙子住在镇上,但生病了还是喜欢到村里来找国兴看。”“过年隔壁村有人喝酒喝中毒,半夜里请裘阿叔过去看。”

  从村民们口中不难看出,裘国兴医生是大家很信赖的医生。这样一个在家门口能“随叫随到、随到随诊”的医生,在村里行医49年的医生,没有村民不晓得他。

微信图片_20180612142943.jpg

  (二)

  老底子的“赤脚医生”

  以改革开放为节点,我国村级卫生人力经历了从“赤脚医生”到“乡村医生”的转变。

  如果说,一个词汇可以浓缩一段历史,那“赤脚医生”就是一个时代的记忆。

  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中国以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为依托,建立起了集"预防、医疗、保健"为一体的县、乡、村三级医疗网,广大“赤脚医生”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被认为是中国三级医疗网的“网底”。“赤脚”象征着农民,“医生”意味着肩负守卫农民健康的使命。

  1965年,毛主席指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随后,经短暂培训的农村稍有文化的赤脚医生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靠“一根银针,一把草药”服务乡民。

  “内科、外科、小儿科、五官科、口腔科、妇科,这些我们都学,相当于现在的全科医生了。”曾是赤脚医生群体一员的裘国兴告诉记者。

  1970年3月19日,经当时的浙江省嵊县春联公社上淡竹大队集体讨论,推选初中刚毕业的裘国兴去嵊县人民医院防治院卫生学校参加培训。半年后,裘国兴学成归来,成为一名活跃在田间地头“半农半医”的赤脚医生。

微信图片_20180612143024.jpg

  “那时候,赤脚医生不脱产,我们叫‘巡回医疗’。上午在家里坐诊,给老百姓看病;下午,就跟着生产大队下地,一边劳动一边开展防病治病工作。卫生室归集体所有,大队出钱进药、买器材,我负责给社员看病。”裘国兴回忆。“行医的报酬是记工分,另外药品有13%的利润,一个月大概能有30块钱的收入。”

  时隔48年,有一件事还让他印象深刻。1974年的夏天,大队里有个孩子溺水,被救上来后,裘国兴立马进行抢救,嘴对嘴进行人工呼吸,结果这一举动让围观人群都看呆了。事发后,大队的人都把这个当做茶余饭后的新鲜谈资。

  70年代对裘国兴来说,同时还印象深刻的便是“血吸虫病”。那时,赤脚医生的主要职责除了行医救人外,还要宣传、执行国家的卫生方针和政策,进行“两管五改”(管水、管粪,改水井、厕所、畜圈、炉灶、环境)的技术指导,进行预防接种、传染病管理和疫情报告。

  “血吸虫病”在当时是一种让人谈虎色变的病。由于血吸虫幼虫多寄生在钉螺体内,血吸虫病在长江流域及其南部地区流行。除了治疗已经感染血吸虫病的人,裘国兴还要带着大家一起查螺灭螺。

 (一) 一个人ares灭绝备忘录的村卫生室 从嵊州市区出发

  1968年,全国性重要刊物《红旗》杂志刊载文章,称“‘赤脚医生’是上海市郊区贫下中农对半农半医卫生员的亲热的称呼。”这是“赤脚医生”称呼第一次公开报道。“赤脚医生在那个年代很受尊敬,不论上下级,不论什么派别,生病了就需要找我们。”裘国兴说。

  (三)

  人生的第一张照片

  1979年,全国赤脚医生共有180万人左右。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点击推荐
    http://www.lcdhr.net/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