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皮肤科 > 正文

河南地方医院皮肤科非法人工授精 10月收入百万

编辑:全球医院 来源:网络 时间:2013-10-14 17:23

河南地方医院皮肤科非法人工授精10月收入百万



丰厚的非法收入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河南地方医院皮肤科非法人工授精10月收入百万



国家批准设置的精子库


  央视《生活》11月7日播出节目《非法行医 严查不怠》,以下为节目内容。

  10月31日,我们生活栏目播出了《人工授精岂能儿戏》一期节目,节目播出之后引起了卫生部和河南省卫生厅的高度重视,由于人工授精是一项辅助的生殖技术,这项技术能否规范地进行操作直接关系到下一代的健康,关系到复杂的社会伦理问题,在我们的节目播出之后,河南卫生厅对河南驻马店市第一人民医院违规开展人工授精的科室迅速采取了行动。

  医生不见了

  记者随同河南省和驻马店市两级卫生监督执法人员来到这家医院,再次见到了医院挂号处的工作人员。

  记者:有人工授精这个项目吗?

  答:没有。

  记者:从来没有过吗?

  答:没有, 我不太清楚。 反正我知道是没有。

  记者:你从来没带人上去过?

  答:没有。

  真的没有吗?我们看看记者取证时,她又是怎么说的。

  记者:咱们这医院可以做人工受精?

  工作人员:嗯,这是公家医院又不是私人医院。

  同一位工作人员,此时的回答却截然相反,在检查过程中,不承认医院进行“人工授精”项目的并不只是挂号处的人员,在皮肤科只有三位大夫,对于这里做过“人工授精”手术,他们也都一口否认。

  问:还能做其他的吗?

  皮肤科医生:不做其他的。

  问:人工授精能做吗?

  皮肤科医生:俺不能做,皮肤科咋能做人工授精呢。

  在检查中,令记者感到奇怪的是在这里并没有见到我们节目中出现过的张松林和王秀玲。

  记者:有一个叫张松林的吗?

  皮肤科医生:没有。

  记者:那个王秀玲呢?

  皮肤科医生:王秀玲也没有。俺光知道俺科的,其他人也不太了解。

  记者:不太了解?你们科有没有这两个人啊?

  皮肤科医生:没有。

  记者:从来就没有过这两个人?

  皮肤科医生:没有过这两个人。

  那么我们来看看记者取证时,张松林和王秀玲的“精彩”表演。

  张松林:我第一例做的人工授精,要按辈分喊应该喊我喊爷了,现在在(第)一高(级)中学上学。

  问:大概做了多少(例)?

  张松林:我觉得不少于一万例。

  王秀玲:手术费680元,精子费做一次是200元 这两个(费用)在一块儿是1080元。

  最后也正是由这位王秀玲大夫为就诊者实施人工授精手术。

  1999年的一份协议

  在医院宣传册上我们看到那位科主任张松林大夫是一位男性病方面的专家,而且从事的人工授精的项目也被明确地列了出来,科室人员的合影中,不仅有张松林,还有皮肤科的几位大夫,在执法人员的追问下,另一位自称是科室负责人的大夫承认张松林和王秀玲以前就在他们科室。

  科室负责人:原来他过来过,后来俺医院跟他终止合同,他就走了,俺科里就俺三个,一个万医生,一个成医生,一个我。

  记者:他原来在这儿是做什么的?

  科室负责人:就是人工授精嘛。

  记者:做了多久了?

  科室负责人:不知道,原来他们定的有啥合同。

  这位大夫提到了一份合同,什么合同呢?执法人员找到了驻马店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赵虹光,赵院长解释说,张松林和王秀玲并不是本院的职工,而是一家名叫玉宝特公司的人员,在1999年,医院和这家公司曾经签订过的一份协议。

  记者:当时协议的内容主要是什么?

  赵虹光:主要内容就是公司提供设备。

  记者:他们的这个公司?

  赵虹光:对,提供设备,投放医院的皮肤科做一些皮肤病、性病和一些男性病的治疗、诊断吧。

  赵院长说,从那时起,张松林就来到了医院的皮肤科,按照协议,皮肤科等科室的收入统一上交到医院,医院每个月要扣除一定金额的管理费,剩余的钱都返还给张松林,作为购买他提供的那些设备的费用。

  记者:他们提供设备,院方呢?

  赵院长:院方就是我们的工作人员,我们的场地。

  记者:那谁来管理呢?

  赵院长:谁来管理,由医院来管理。

  记者:那你知不知道要从事生殖辅助技术的话,是要经过国家审批的?

  赵院长:这个知道。

  记者:那为什么这个科室还进行这项工作?

  赵院长:这项工作在我们医院来讲,一是没计划,二是没有条件,也没有技术开展这项活动。所以说从我们班子来讲,就没有想过开展所谓人工授精的工作,所以他开展活动了以后,电视台播出以后,我们都感到很惊讶。他是一种个人的东西。

  记者:那要按您这么说的话,虽然是医院管理,只要他提供了设备,他就随便搞?

  赵院长:那不应该,不应该。

  记者:那为什么现在会这样呢?

  赵院长:就是说我们在管理工作当中有漏洞。

  记者:有漏洞?什么样的漏洞呢?

  赵院长:有漏洞就是说他开展了项目我们都不太清楚,没有往上报告,或者我们检查的不到位,有这种情况。

  河南省卫生监督所的执法人员认为,正是医院的这些漏洞才让张松林和王秀玲钻了空子进行非法的诊疗活动。

  一百万元的收入

  河南省卫生监督所副所长刘宏兆:未经批准开展性病诊疗,非法开展人类生殖辅助技术,非法开展人工授精,再一个就是出租承包,这个皮肤科和外来人合作,实际上是出租承包科室。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点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