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皮肤科 > 正文

过去不允许互快乐蓝天下 何韵诗联网首诊(即初诊)

编辑:中康网刽鞍泅影 来源:www.lcdhr.net 时间:2018-06-17

医疗作为强监管行业,所有生产要素的介入都需要核准制。而对于互联网医疗行业的人们来说,去年5月9日一份非公开的、由国家卫计委办公厅印发的“征求意见稿”给出的很多限制性规定,让不少做互联网医疗的人开始问自己,是不是之前的一些努力会前功尽弃?

这个疑问在今年得到了回应,2018年4月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明确规定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

随着6月4日,李克强总理视察好大夫在线—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的基地等报道披露,“远程门诊”、“远程诊断”等诊疗方式都被相应给予了肯定。

在36氪问及如何看待政策前后的改变,陈秋霖教授说道,“我认为政策并没有变。过去不允许互联网首诊(即初诊),目前也不允许。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一直都缺规范,市场在摸索,医院,企业也都在摸索。去年的征求意见稿也是在寻求对互联网诊断行为的规范罢了。”

陈秋霖强调,自2015年开始,互联网医疗的监管和整个互联网经济进入规范监管阶段有关系

陈秋霖,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社会保障研究室主任,专门从事健康与养老领域的研究,从去年开始研究互联网医疗,并在研究过程中寻找诸如好大夫在线等医疗机构作为案例研究。

陈秋霖解读该《意见》:“我们国家对于互联网医疗的态度是明确的允许的,并且是鼓励的态度。此意见的出台无疑给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装了加速器。”

官方明确了态度,明确了范围,也明确了责任,即互联网医院以实体医疗机构为依托设立,责任的主体还是医疗机构本身。

“互联网医院”的概念被人们熟知,具体的定义却仍然模棱两可。36氪针对互联网医疗的发展阶段;“互联网医院”发展的规律性预测;以及未来类似好大夫在线这类“平台型”互联网医疗机构发展的可能性等与陈秋霖进行了一对一专访。

过去不允许互快乐蓝天下 何韵诗联网首诊(即初诊)

互联网医院的概念

36氪:“互联网医院”这个概念至今并没有一个明晰的定义,您对此有什么研究吗?

陈秋霖:定义的确是一个问题,既然叫“医院”,就必须符合医院管理条例,但实际上,在缺乏医院规范的情况下,市场又率先用了“互联网医院”这个词。互联网医院到底是什么?据我了解,目前还在制定相关规范的过程中,今年4月末出台的《意见》明确要求要尽快出台相关注册条件,以及诊疗的行为规范。

36氪:从2017年5月出台《征求意见稿》到现在的《意见》,正好一年多了。而在这期间,媒体报道明显减少了,想了解下业内在这一年间有什么进展?

陈秋霖:我是这么理解的,对市场来说,去年5月的文件的确会引起一些惊慌。但征求意见稿本就是征求意见,就好比09年的医改方案的推出,政府2007年就在征求意见了。目前在重大的政策出台上,征求意见都是有社会反馈机制的。互联网医疗,涉及到普通人、企业、和医院的行为,肯定需要集思广益。就我所知,以好大夫为首的企业一直都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一方面,《意见》出台后,互联网企业就可以进一步明确和完善自己的战略了。

互联网医疗的发展阶段及规律预测

36氪:所以,在您看来,目前互联网医疗进展到哪一阶段了?

陈秋霖:互联网医疗发展阶段和整个互联网监管的进展是同步的。就我的研究观察,从2015年开始,网约车,电商,网贷出的事故多了,这时候监管就必须介入了。而2017年的5月的《征求意见稿》是政府介入的信号而已。互联网医疗发展比较慢,所以还在发展初期就进入了政府监管阶段。

互联网医疗发展的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医疗信息化:线上挂号、好医生推荐等;

把散落在各个地方的医生闲置资源拢起来,给用户提供咨询服务。目前几乎所有互联网医疗企业还处于第二阶段,有一个核心的问题需要解决:如何保证“医生”这类稀缺资源的长期供给?

而第三阶段:医疗服务的流程改造,也就是,到底如何让普通老百姓享受更好的服务等等,这一阶段医院和互联网企业的合作就在所难免了。

36氪:对于一个患者来说,怎么理解这个“流程改造”?

陈秋霖:最简单的例子,患者和家庭医生之间以互联网的方式对接;医院内部,结算方式的改变也是流程优化的一部分,这也包括了疑难杂症的远程诊疗。

36氪:就远程诊断的互联网化来看,其实也并不新鲜吧?

陈秋霖:远程诊疗操作的范围的限制也需要进一步明确,比如哪些病症可以诊疗,如何诊疗?不同领域有不同的效果。比如皮肤科就很好,精神类的也很有效等等。另外,一部分常见病、慢性病的在线复诊等,医生在掌握了病人基本病历资料的情况下,可以在线为复诊患者开具处方。

36氪:就您的观察来看,互联网医疗是否有发展规律可循?如果有,是怎样的?

陈秋霖:我对这个市场有一个判断,互联网医疗目前有三种模式:

互联网企业只是医疗机构的技术服务商,比如广东省二院的案例,未来发展还是在医院系统内部,比较局限;

互联网企业自己开医院,比如企鹅医生;

互联网企业有自己的体系,有大量的用户和医生资源,企业与之是协议关系,例如好大夫在线等。

就这三种模式来看,第一种医院用互联网的方式是有效的。但还是局限在医疗机构(延展性不够);第二种,重资产,除非你在全国开满机构,否则还是不够规模化;而第三种,则是我个人比较看好的模式,我称之为“平台模式”。

就像杭州大厦的Medical Mall,医疗商城。它的形式和大悦城一样,医生可以在那里开私人诊所,它借用的就是平台概念:原来都是一个个诊所,诊所结合到了一起,就有了医院。医院就是诊所的平台。

36氪:我想了解下,互联网医疗平台的盈利模式一直不清晰。我认为,做这块很大一部分的盈利点是在医药电商这一块,您认同吗?

陈秋霖:如果还是医药的话,那不又是以药养医了吗?我认为核心盈利点还是在于服务费。

互联网医疗平台模式的未来

36氪:在您看来,互联网医疗平台到底怎么发挥价值?

陈秋霖:便捷的支付模式以及源源不断的医生的供给。而目前阶段,钱和人都没有完全解决。首先,互联网诊疗没有纳入收费标准体系,先有医疗服务项目,再有医疗服务的定价。在立项前需要研究成本,这些都没有研究透,就谈不上支付;其次,从这次的《意见》表面看,医保的支付会在后期接入,但还是缺乏一些更具体的细则。

过去不允许互快乐蓝天下 何韵诗联网首诊(即初诊)

《意见》第五条

36氪:2017年3.19发布会之后,好大夫在线、微医等20多家企业集体入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直至今天,您也在银川的各地走访过,服务模式的感受如何?

陈秋霖:我主要去了宁夏的彭阳县,贫困区域,医疗资源自然非常少。我当时的感受是,像好大夫这类互联网平台,把资源对接起来,上级医疗机构的会诊后,通过好大夫去找全国的医院,对于边远地区的帮助非常大。

36氪:什么样的患者会去智慧医院呢?

陈秋霖:事实上一般的模式是,医院根据病情和需求将病人转诊到智慧医院的。由于互联网医院不允许首诊,所以也不存在病患直接找上门的情况。

36氪:您是否可以就互联网医院的未来做一个预测?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点击推荐
    http://www.lcdhr.net/abc